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林龟年家。

“啪!”

一个杯子被林龟年扔到了地上,瞬间摔的稀碎。

“废物,你这个废物!”他指着林凡大骂。

“我生你,还不如生块叉烧!”

叉烧饿了还能吃,这儿子干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。

林凡捂着自己的脸,这几天他几乎每天两耳光,一天都没断过。

“爸,真不怪我!”

林凡委屈的快要哭出来了。

万都的项目,前后磋商一年,双方已经达成共识。

合同就是个形式而已,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签不下了。

还被万都集团赶了出来。

“饭桶!废物!”林龟年怒不可遏:“老子为你铺路,你倒是好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!”

“爸,不怪我,都怪林萱那个贱人,还有王浩那个神经病!”

“我要找人弄死他们!”

“哼!愚不可及!他是个疯子,杀人不犯法!”

多年以前,林龟年在江城四处寻找,终于找到了王浩这种极品。

刚开始,王浩几乎不会说话。

这无疑是陷害林萱一家最好的选择。

林龟年眼神冷冽,想到之前王浩的眼神,久经商场的他居然有些惧怕。

可能是因为他本来就是疯子吧,流浪汉有精神病很正常。

“爸,现在怎么办?真的要去求林萱那个贱人?”

“哼!想让我去求她,做梦!我还不信了,没了这个小贱人,我还拿不下万都的合同!”

商场如战场,趋利避害,只要对自己有利,黄国强没道理会为了个贱人,放着大把的钞票不挣。

他拿起手机,拨通了个电话。

“李总,我林龟年啊!有个事情要你帮忙!”

“放心,只要帮我搭上了黄总的线,少不了你的好处!”

“行行行!就这么说定了!”

林龟年挂了电话,一脸得意。

这就是商人,跟谁过不去,也不会跟钱过不去。

五分钟后,电话响了。

林龟年拿起电话一看,满脸笑意。

金钱的魅力,就是这么的效率。

“李总,搞定了吧!今天晚上我做东,咱们叫上黄总,不醉不归!”

“林龟年,你个老王八蛋!你是要害死我啊!万都现在要停止跟我的合作,老子要完了!”

电话那头传来了咆哮声。

“李总,黄国强疯了么?我记得你们的项目有合同的啊!不怕你起诉么?”

“起诉?林龟年,你特么疯了吧!黄国强什么人,他赔款你敢要,你不要命了!”

“老子是看出来,你特么是故意坑我的。老子要是死了,你特么也好不了!”

“嘟!嘟!嘟!嘟!嘟!”

李总一顿破口大骂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林龟年瞬间懵了。

这什么情况?

李总的项目都快结束了,就这样合作终止了?

黄国强疯了?他到底什么意思?

“爸,我们不会真的要,三跪九叩.....”林凡喉咙上下蠕动。

要真三跪九叩去求林萱,他在江城市彻底就出名了,还怎么混?

“林萱,你个贱人!”林龟年老年铁青,牙齿咬得嘎吱作响。

本以为简单找个人牵线,一切水到渠成。

可是无情的现实直接给了他一巴掌。

“叮!叮!叮!”

电话又响了,这是林凡的手机。

“爸,爷爷!”

林凡害怕了,万都的项目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完蛋的不止他自己,那可能是整个林家。

现在林家所有的钱都在这个项目上。

容不得半点差池。

而他现在是项目的第一负责人,之前在林老爷子面前是拍着胸脯保证的。

“接!”

“喂!爷爷!”林凡战战兢兢接起了电话。

“小凡啊!万都的合同怎么样了,怎么现在还没开工?”

林老爷子开门见山。

“一切顺利,就是合同上面有几个条款对方还有些疑问,一直在协商!”

林凡佯装镇定,但是脸上汗瀑布一般淌下来。

“那就好,要抓紧啊!银行那边,一天都是上百万的利息!我们撑不了多久的!”林老子说完挂了电话。

“爸,怎么办啊!爷爷着急了!”

林凡快要哭出来了,眼巴巴的看着林龟年。

林龟年想了半天:“你去求林萱,让你跪,你就跪!只要能签合同,答应她所有的要求!”

“爸.......”

“难道我去?”

林龟年怒吼一声,双目赤红。

给一个小辈跪下,他怎么都拿不下这张脸。

彼时,王浩一家正在其乐融融的吃完饭,张韵茹买了很多排骨,给一家人好好解馋。

“这块大的给妈妈,妈妈上班太辛苦了!”

“这块给外婆,外婆做饭很辛苦!”

“这块骨头多的给外公,这样外公就能快点站起来了!”

林蕊趴在桌子上一块块的给家人们分着排骨。

“闺女,那爸爸呢?”王浩端着碗看着林蕊。

“爸爸,天天不干活,就吃点白菜好了,对身体好!”

说完林蕊直接将白菜夹到了王浩的碗里。

不是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么?

这不科学啊?

王浩一脸郁闷,就在这时候林萱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王浩的碗里。

“吃吧!”

“谢谢!媳妇!”

有小林蕊这个活宝在,这顿饭吃的其乐融融。

饭后小林蕊回到房间画画,王浩走到了阳台上点起一根烟。

“他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?”

林萱看着奇怪,但是却没有多问,帮着张韵茹收拾了起来。

“给我一根!”王国华坐着轮椅来到了王浩身边。

王浩拿出一根帮他点上。

“今天的事情,我听韵茹说了,卡里的钱怎么来的?”林国华似是随意一问。

“以前攒的!”王浩实话实说。

“为什么之前不拿出来了?你知道你不工作,林萱为了这个家承担了多少?”

林国华有些愤怒。

“爸!我有苦衷!”

“王浩,你跟爸说实话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林国华的情绪有些激动。

一个上门女婿,五年来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。

突然手里多了那么多钱,谁都会怀疑。

“我是您女婿,是林萱的丈夫,是小蕊的爸爸!无论什么时候都是!”

林国华还想说点什么,但是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五年的相处,他对王浩的人品没有丝毫的怀疑,除了不上班,只要是一家人的事情,他尽心尽力。

“记住你说的话!”说完林国华转身要走。

“爸,你有没有想过重新站起来!”

王浩声音平淡。

这几年来他每天都会给王国华按摩,本来断掉的经脉,已经帮他修复的七七八八了。

只是骨头的断裂,他也束手无策。

“想!我做梦都想!”

林国华的声音有些颤抖:“你有办法?”

王浩点点头说道:“其实,这些年亏待他们娘两的不只是我,还有你,不是么?”

林国华瘫痪了将近十年,张韵茹不离不弃。

林萱本可以继续深造,却放弃学业,承担起一家人的生计。

当时的王浩就是一个流浪汉,在林龟年的胁迫下成为他们的女婿之后,张韵茹夫妇五年来当亲儿子一样看,没有丝毫的埋怨。

“好人会有好报的!爸,咱们一起努力吧!”

林国华点点头,背过身,眼眶瞬间湿润了。

得妻女如此,夫复何求。

本来很好的气氛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。

“咚咚咚!”
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下一章